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- 德信蓝公益

阳光助学衢州站丨这个男孩想要完成爱因斯坦未尽的事业

2019-08-08

爸爸、妈妈生病了,生活会陷入怎样的境地?

爸爸、妈妈生病了,生活会陷入怎样的境地?在衢州走访的第三站龙游,我们看到好多令人唏嘘不已的场景,也遇到了许多精心照顾家人的“暖男”和“小棉袄”。


优秀的学习能力和好成绩是他们证明自己的方式,也能让他们带给家里顾念和安慰。追梦的路上,总得有家人的陪伴才算圆满。如果您想帮助这些孩子,请拨打“阳光助学热线”0571-85051691(工作日9:00-17:30)


image.png


高考前一个礼拜,姜超妈妈卖菜的时候肋骨骨折住院,医生说需要静养三个月。姜超急匆匆赶到医院与妈妈见了一面,又赶回学校复习备考。中学6年,医院来了无数次,这样的场景,他正在学习应对。


2012年,姜超家里“脱贫下乡”,贷款买了现在的安置房。妈妈是个闲不住的人,做起卖鸭蛋的小生意,每天从龙游批发200多斤鸭蛋运到金华卖,来回150里路,每斤可以赚1元钱的差价,攒下来的钱慢慢还债。也是从那时开始,妈妈总是肚子疼,实在疼得撑不住才去医院,2014年查出了结肠癌。手术后不到一年,查出肝转移癌,爸爸不告而别,手术费凑不齐,妈妈也心灰意冷不想治疗。


姜超和姐姐一起“逼”妈妈:“你不去做手术,那我们读书也没有用处,我们就不念书了。”后来,有媒体报道了姜家的困难,为姜超妈妈筹到了做手术的钱,姐姐当年高考,也有爱心人士结对资助。姜超妈妈很感恩好心人的帮助,两个孩子的学习也十分争气。姜超初二的暑假,妈妈最后一次做手术摘除病变组织。一整个暑假,他都在医院里,一边照顾妈妈一边学习。不仅提前做完了初三的数学习题,还用姐姐教的记忆法,在医院的走廊上背完了初三课本上所有的文言文。


三年不到做了三次大手术,姜超妈妈的身体和精神都饱受伤害:“知道转移癌的时候,就躲在家里哭。最困难的时候,家里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。”身体恢复一点之后,妈妈又干起了卖菜的老本行,“先去拿了10斤土豆,在小区里卖得不错,再慢慢进货”。后来卖菜的钱就能保证家里基础的生活开销,妈妈的情绪也开朗了起来,“卖起菜来,就不觉得自己是病人了。”


姜超妈妈有一辆小三轮,专门用来搬货,每天早上4点去拿菜,6点在小区旁边的菜摊卖菜,中午收摊,傍晚再去卖一些。要卖的菜,三四斤装一袋,姜超妈妈才能提得动。碰上一篮十多斤重的鸭蛋,她都要用胯骨抵住篮子才能提起来。她总是盼着假期,姜超和姐姐回家时,都会帮忙送菜。


今年高考,姜超被复旦大学技术科学试验班录取,收到通知书的时候,妈妈高兴得手舞足蹈。妈妈想让姜超做外科医生,姜超一心只想读物理系。


中学时,他看了《爱因斯坦传》,书中的两个场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爱因斯坦在专利局当三级技术员的时候,凌晨一边摇着儿子的摇篮,一边在灯下写论文,就这样在1905连发数篇引起科学革命的论文,那一年被称为“爱因斯坦年”。后来,在爱因斯坦离世前的四年里,他一直在追求“统一场论”,到去世前都还在演算“统一场论”演算稿。或许是要在睡前把演算稿放在床头柜上,等着明天醒来继续。然而在1955年4月18日的凌晨,爱因斯坦去世了。


姜超当时就下决心,自己要追寻爱因斯坦的脚步,继续做统一场论。他还把这一志愿写到了周记里:“普通人的生活没有意义,追求真理才有意义”。


image.png


姐姐比姜超大5岁,本科毕业后被保送到上海交通大学学习文化产业管理。姜超去参加复旦大学的“三位一体”考试,姐姐就给他做面试培训。姜超觉得“帮助特别大,最后顺利通过”。


姜超妈妈说,姐弟俩都说过,以后有能力一定要做慈善。不开心的时候,想想姐弟俩这么努力争气,也是一种欣慰。


image.png


去年三月,吴欣怡的爸爸突发脑溢血。原来计划好的生活全乱了。


原先吴爸爸在一家公司做司机,月收入过万,还买了一辆车来跑运营。谁知新车刚开了一年,爸爸就病倒了,为了治病,不得不把车折价卖掉,还欠了十几万元的外债。妈妈每天去村里的来料加工点做包装的手工活,一个月的收入只有一千多元,可是爸爸的医药费一个月就要花掉五六百,突如其来的疾病,让这个家庭一下子陷入了困境。


“电话里听到爸爸生病的消息,我当时就崩溃了,在寝室里大哭。”回忆起去年早春的那个傍晚,欣怡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“同寝室和隔壁寝室的同学都围过来安慰我,那天回班里上晚自习,都是寝室里的同学搀着我去的。”后面的一段时间,也是同学的陪伴,让欣怡慢慢从悲伤的情绪里走出来,高中生活最温暖的记忆就是班里的这种温馨。


爸爸在杭州和衢州城区的医院抢救和治疗,欣仪去衢州看过爸爸一次。后来爸爸回到龙游的医院养病,只要学校放假,欣怡都会去医院看爸爸。爸爸现在只有走路还有点跛脚,说话的时候比较慢,其余的一切,都在慢慢恢复。欣怡也在高考中稳定发挥,考上了宁波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。


今年暑假,欣怡给自己找了一份暑期工,在离家不远的教育培训机构当兼职老师,工作日的早晨8点到12点,都要辅导那里的孩子写作业。下午还要去妈妈工作的地方为即将中考的孩子义务补课。宁波大学8月下旬就要开学军训了,欣怡说自己“有点儿慌”,因为学校有一门游泳的必修课,“旱鸭子”欣怡正在突击学游泳。